回顾鹦哥岭丨大山、纹面老人和秋千

08-13 01:03 首页 鸟兽虫木

七月,海口,一片碧海蓝天,椰林树影。



但是海口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要去往的,是远在海南省中部山区的鹦哥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远眺鹦哥岭


从这里开始,我们晃着车子一路颠簸着进了位于鹦哥岭保护区内的一个村子——高峰村,我们在那里完全跟外界断绝了联系,除了看时间和拍照,手机基本上就是一块废铁。


深山里的村子 图@霸王花


高峰村 图@霸王花


最开始的两天,看着手中一点信号都没有的手机,心里甚是不安。


尤其是夜深的时候,在陌生的地方,与陌生的人,天上一轮明月,眼前一溪流水,耳畔是稀零的虫鸣和狗吠——孤独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向我袭来过。


溪边的露营地


但是这让我们能更好地静下心来观察自然,体验人文。

 

七日在高峰村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除了感叹于鹦哥岭的自然,更令我觉得震撼的,是在村子里做社区访问时遇到的「纹面老人」。


纹面老人


除双臂外,老人脸上身上布满了几何图案,那是黎族传统的花纹,问到图案的含义时,当地的村民甚至老人自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丝毫不影响我们对于眼前这位暮耋老人的崇敬。

 

「第一眼相见时,好像看到一个来自古代的大祭司,可以告知我们未来祸福或者人生指引的先知;披满风霜的皱纹,装载着人生的阅历和智慧;藏青色的线条里,仿佛具有某种神秘的呼风唤雨的力量。」



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感觉,你该少看点电视剧和玄幻小说了。

 

的确,第一眼见时,是震撼,但一秒过后,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该是会有多疼啊。

 

老人并不会说汉语,所以我们跟老人的交流要通过随队的护林员和村民大姐。

 

聊下来才知道,老人们纹面的原因并不是什么神秘的宗教或者民族风俗,仅仅出于生存的需要。


古时候作为少数民族的黎族人民,经常受到汉族人的骚扰和不待见,长居深山,也会时不时受到强盗的掠夺,经常发生强盗或者汉人强夺黎族人民的财物甚至是黎族女性。


所以机(被迫)智(无奈)的黎族先民,为了保护本族的女孩子不被抢走,就让年轻的女孩子纹身纹面。


因为纹了身的女孩子太明显了,抢走了也不能招摇过市容易招来麻烦,另外,这些几何图案确实给人一种神秘的气息,有一定的阻吓作用;其次,如果黎族女孩子在山里走失了,到了另外一个黎族村寨,可以靠着身上的特定图案,会有黎族同胞把人送回其所属的村子。

 

到了近现代,纹身也帮助大部分黎族女性逃过了日本侵略军的魔爪。

 

村里的老人 图@霸王花


现在,仅就高峰村来说,在世的纹面老人已经是屈指可数。

 

没有所谓传统文化传承的神圣感以及仪式感,问起老人对于这个纹身的感受,她说是痛苦和无奈。

 

试想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一针一个血印子,再往里面填植物染料,要忍受多久,才能将全身纹满图案。


而要忍受这莫大痛苦的原因,是作为少数民族的弱小,卑微到要用自残才能反抗掠夺者。

 

与裹小脚一般,这多少是种病态。

 

但是为了迎合士大夫病态审美而裹的三寸金莲,是一种俗气和膨胀的阶级主义。而纹面,出于生命的求生本能,是对生活的热爱和倔强追求。在这个角度上,裹脚并不能与纹面相提并论。


削竹篾


竹制的餐具


当问及,对于后代的生活有什么期盼,老人直白的讲,想他们能在城市里找到安身立命之所,不再像先辈们那样回到这座大山里。

 

这······好像不是我们想要的答案,于是我们再追问,那这座大山怎么办啊?

 

老人并没有神伤或者思考或者怅然若失,只是朴素地笑了一下,回答:这里的生活不容易。



我们一直思考问题,都总是以我们自认为的理所当然出发:这座大山自然环境这么好,你们为什么要离弃它?这些传统的工艺技术凝聚了这么多先民的智慧,你们为什么不继续传承?

 

为什么?

 

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利用这些东西获得更好的生活。

 

我们一边享受着现代工业带给我们的便利和安逸,一边指责边远地区的人们不去传承古老传统文化。

 

这无异于安坐于高堂上问“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

 

诚如纹面,是黎族的一种文化,是黎族先民为了生活不得已选择的生活方式,那么到了如今,没有了被掠夺的生存威胁,难道我们还要强迫黎族的女性继续纹面吗?这明显是不科学的,不管纹面包含了多丰富的文化因子。


三色饭


种植山兰稻 图@霸王花

 

没错,优秀的传统文化需要有人去继承,但是当时当地的人的生活也是每天实实在在地继续着的,每天的温饱对于人来说才是眼前的大事。


人总不能为了传承文化而活着,现在发生着的一切也是历史,我们去记录先人的文化,却忘了制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记忆,这在几百年后看来何尝不是一种文化的断层。

 

文化是需要活态的传承和不断的叠加的。



我们除了要关注当地的自然外,更应该看到的是当地的人;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不是为什么当地人要离弃这片水土和文化的襁褓,而是应该思考怎么做才能帮助当地居民重拾与自然和传统文化的连结,让现代文明和资金哺育这片脆弱的土地和生活在其上的人们。

 

而真正的生态旅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

 

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人开始这么去做了,比如鹦哥岭当地的保护站,比如鸟兽,各自承担起当地生态旅行设计、维护鹦哥岭人与自然和谐连结及发展当地生态旅行的责任。

 

做社区访问时,也采访到当地的护林员长臂猿老师,听长臂猿老师介绍,为了保护高峰村当地生态环境、发展生态旅行、改善当地经济状况,保护站牵头建立禁渔区、禁猎区,规划生态旅行路线,倡导村民生态养蜂、使用有机化肥等等。


在访问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作为土生土长的高峰人,长臂猿老师对通过生态旅行来改善当地环境和村民生活水平抱着一片赤子之诚。


做社区访问 图@霸王花


在这趟旅行中,少年们除了体验巡护山林和进行社区访问,更触动我的一点是,他们自发为这个村子做了一个供小孩子娱乐的秋千。


从体验到融入,再到能为当地做点事,在这短短的七八天内发生,相信这段旅程会对这些少年的人格塑造上有一定的正面影响。


这把秋千,是少年们留给高峰村一个美好的纪念,也是村民与我们这些外来者通过生态旅行的良好互动的见证。


为村里做的一件「小事」 图@霸王花


槟榔树下的秋千,荡着鹦哥岭大山深处鸟兽虫木们的生命轮回,荡着高峰村纹面老人对子孙的美好祝愿。


+阅读更多鸟兽在海南的故事+

与鸟兽同行 丨 青葱年少鹦哥行

海南物种手记 | 遇见雨林,遇见生命

海南活动手记 | 感受守护雨林的力量


— END —

图文丨初一

编辑丨初一

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内容:

暑假出发丨国庆出发丨印度寻虎丨奇趣婆罗洲丨野性台湾丨发现香港丨探险南丫岛丨秘境贵州丨慢游南岭丨乡野乐明丨漫步象头山丨鸟兽分享会丨解说员培训丨广深在地课程


首页 - 鸟兽虫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