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弊、打架、陪酒,但我是个好女孩

摘要: 心态这么健康,将来一定是做大事的人。

11-08 21:39 首页 冷爱

来源:送你一程


最近好电影真的很多,抽空去看了《天才枪手》,应该是我近两个月看过最好看的电影了。

我判断电影好不好看的标准,其实挺肤浅的,没让我在电影院里睡过去的,我个人就觉得它是好看的。

这部电影之所以好看,因为它把作弊这件事,活活拍出了谍战片的感觉。重点在于,我真的认同这部电影的观点:青春根本不是充斥着打架,蹦迪和堕胎。作弊,才是贯穿青春始终的事啊

初中之后,数学这件事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尤其是,我们的数学老师还不喜欢我。

现在想想,当时她应该有所谓的业绩压力吧,所有成绩不好的学生都要被单独拉到办公室里一对一撕逼,撕完之后,老师会说服你参加她开的补习班,点头的人会得到短暂的宽赦,期限大概在下一次大考来临之前。

拒绝的人则会每天被留在办公室里罚站,直到老师下班,你才能跟着她一起离开。

被留堂一个礼拜后,我妥协了,参加了她的补习班后,成绩从40多分滑落到30分,下一次大考迫在眉睫,无奈之下,我只好加入同学的作弊联盟。

我为他们提供英语和语文的答案,他们用数学答案作为交换。

我们教室的大小不及电影里考场的四分之一,监考老师的一举一动,都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我把答案用铅笔写在橡皮上,趁老师四处走动递给前面的女孩,好在老师没有察觉,考完试,女孩的表情像便秘一样,对我说:“作文没有写,不过还好你的选择题我都抄到了。”

心态这么健康,将来一定是做大事的人。

终于熬到下午的数学考试,我翻开试卷,不负众望,会做的题目一根手指就数得出来。开考五分钟后,我便无事可做,只能等待前排女孩的报恩。

考试有个很有趣的规则,即使你不会,只要在答题卡前写上“解”和“证明”,老师都会象征性的给你一分。有总强过没有,写完了所有的“解”和“证明”,距离考试结束还有84分钟。

我试着自己解答证明题,那是我唯一可以凭借自己瞎编的能力,让答案以假乱真的一种题型。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我收到了前排女孩的纸条,抱着对她的信任,我丝毫没动有改,照着上面的答案涂写了答题卡。

那次我数学考了97分。那份答案,居然一题未错。好死不死,不懂老师抽什么疯,那道胡乱证明的证明题,她也给了我满分。发卷时,我明显听到老师加重了“97分”的发音,我没种和她对看,怕她逼迫我当众把试卷吃掉。

回到家,我爸微笑着问我:“抄谁的?”

那次以后,我反倒不太敢作弊了,作弊的原理就像吸毒,你得到一次好处,体验过不劳而获的快乐,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本来就该这样。可是,这才是违背了世界运转的规则。

我的同学阿清就是这样。

阿清第一次大考,排在年级第四。在我们那样的普通班里,她顺利变成了老师眼里的人中龙凤,年级主任甚至想把她直接调去重点班,在班主任的极力阻止下,她才继续留在了我们班。

她不只学习好,在初中生眼中,打扮时髦和社交广泛都一样值得崇拜。

学校的混混是阿清的表姐,半年之内,她不知不觉又多了一些哥哥妹妹,似乎学校对她来说只是副业,她真正的目的,是来认亲。

期末考试,阿清从第四考到了第九,年级主任亲自找她谈话,跟她说如果因为环境原因,可以帮她申请转班。阿清拒绝了主任的好意,只有我们知道,阿清只是离不开她那些兄弟姐妹。

而那些兄弟姐妹正是因为她,才不会因为成绩太差被学校开除。

其实到了初二,他们的关系就完全颠倒,兄弟姐妹通过联手作弊帮阿清维持排名靠前的成绩,我从别人那里听说,阿清以前在别的学校已经上到初三,因为成绩太差,母亲托关系为她办理了转学,这才到了我们学校。

吃了一年老底后,阿清一样支撑不住,又成为了原来那个阿清。我们见证她退下神坛,从第四名一直到第九名,她的那些兄弟姐妹,作弊的能力再强,也都抵不过课业越来越难的压力,到了初三统一被学校劝了退。而阿清,从第九名直接滑到了二百多名。

初三上学期,阿清退学了。

那天她被她的“姐姐”堵在在学校门口,“姐姐”江湖人称“金毛狮王”,蹲在学校门口的花坛边上抽着烟,面包车上的弟兄们带着刀和棍子,说不卸掉阿清一条腿,绝不离开。

我们没人清楚原因,只知道他们这种江湖儿女,心情差起来,连自己都砍。

阿清的男朋友单枪匹马冲出学校,要和他们单挑,眼看距离那群混混还有两米,他的父亲一把拽住他的领子,于是,他默默跟着父亲踏上了回家的路。脸上还挂着神秘的微笑,笑容里写满了对父爱的感谢。

最后,有人报了警,阿清才能全身而退,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清。

很多人不喜欢《天才枪手》,因为它说这个世界属于富人,穷人为了成功,只能为他们服务。杀龙的勇士最后变成了龙,曾经举报别人作弊的班克,为了利益,去胁迫别人和他一起作弊。

永远想要争第一的人,活得应该很辛苦吧。他们想成功,因为他们要活得体面。体面这种东西,是没法借的,除非你可以抢走它一辈子。

好几年之后,我听说阿清在我家附近的一家KTV里陪酒,我没去探究真假,我只知道,当年那个阿清,大概已经不存在了。

你要知道,大多数捷径背后,其实都藏着陷阱。如果你本身就不聪明,又何必把所剩不多的那一点智慧,全都用来撒谎呢。

一直欺骗下去,何尝又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讨论题:

 分享一次你作弊的经历,

留言和我们讨论一下吧。

你可能还想读

老男人才懂真爱

点击提问!

首页 - 冷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