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开放菲佣?菲佣到底好在哪?

摘要: 大陆开放菲佣?菲佣到底好在哪? 大城市,家政服务(保姆)的需求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随着国人消费水平的提升

11-09 03:08 首页 新三板黄金眼

久久益 郭子凡


大城市,家政服务(保姆)的需求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随着国人消费水平的提升,以及人口结构的变化,“保姆”已经不再是“土豪乡绅”的专属,在北上广深等快节奏的都市,家政服务甚至成为了城市里很多家庭的“刚需”。在过去的5年内,国内家政行业市场规模已经从2012年的8233亿增长到了超过1.6万亿,规模扩大了近一倍。



市场乱象横生

但伴随着市场的野蛮生长,由家政服务所引发的负面新闻也随之增长。“广东毒保姆”和“杭州保姆放火”都闹得沸沸扬扬,而通过一场场人声鼎沸,展现给我们的其实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市场。


而在我们日常请保姆的过程中也是困难重重。随着80后集体30+,新一轮的生育潮也席卷着中国,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谁家没换过三四五六七八个“阿姨”?谁家没有跟阿姨红过脸?


站在请“阿姨”的十字路口,我们不禁感叹,为什么请个保姆都那么不让人省心。


矛盾激化,菲佣救市?


据环球网报道,菲律宾劳动就业部7月30日发布一份报告称,中国打算聘请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前往中国5个大城市就业,并承诺给予这些菲佣很高的工资。

该消最终被证实是菲律宾星报(Philstar)的一则消息,而中国大使馆方面也表示“不确认此消息”,但这则报道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火了,“菲佣”的口碑功不可没,“国佣”的助攻也是劳苦功高。在 “杭州保姆纵火”事件的陪衬下,瞬间引燃了家政服务需求方心中积蓄已久的怒火,许多人对此表示兴奋,称终于能雇佣到合法菲佣。


香港菲佣与大陆保姆的差距


实际上虽然国内家政及劳务市场并未向菲律宾开放,但却已经有一定数量的菲佣通过各种途径非正规进入中国市场。特别是比邻香港的深圳,菲佣并不罕见。但这个数量占总时长比例十分的小。因此绝大多数的家庭是么有体会过“菲”式服务的。因此,我们大多人只听说过好,那么在这里,我们以国内家政服务与外来劳工成熟市场香港的“菲佣”为对比,把这个“好”量化一下。


  • 准入门槛


我们所说的“菲佣”其实是对东南亚外来家政劳工的一个总称。在香港官方称谓为“外籍家庭佣工”。由于香港对外籍家庭佣工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因此市场相当透明。同时作为菲律宾的主要出口“项目”之一(现在菲佣的贡献占菲律宾国内生产总值的5.6%),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对输出的“菲佣”也有严格的要求。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对输出的“菲佣”提供两方面的培训和考核:技能培训,语言文化培训。


技能培训方面,必须前往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署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216个小时的技能培训。其内容包括常见的家用电器的用法,各种面料衣物的洗熨、清理房间、烹饪,还老人和儿童护理。


语言和文化课的培训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中文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课程内容包括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名称、食物和调料名称、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菲佣大都是大专以上学历,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部分菲佣还持有护士、医师或教师执照。

而国内家政行业的准入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唯一的准则是家政服务机构的自律。绝大多数的家政机构只要有身份证,能正常交流,会做基本家务。就连健康证,都不是必需的,更不用提专业培训。


  • 服务(专业性)差距


第二个可以量化的就是服务内容的规范性。对于“菲佣”的服务内容是有明确的“houserule”的,也就是我们的“职务要求”和“工作列表”。对于住家菲佣,该列表长达13页。其内容包括13大项,例如“隔月家务”、“每星期工作”、“日常工作”“招待客人”甚至是“工作态度”。在此每大项下继续细分小项目,其繁杂程度超乎想象。

(工作大项列表)


举个例子,在“每星期工作”大项下有“厨房清洁”,而“厨房清洁”更进一步细化到如“清洁墙砖”项目,“清洁抽气扇油”项目。而“日常工作”大项下的“洗衣及烫熨”条目下,甚至细节到“要确认衣服是向外翻才放在洗衣机内洗”。


(浴室清洁内容)


而国内家政并没有能够在服务范围中细化到这个程度,“保姆”的工作除了“家务”和“带孩子”这样的主线任务外,其他的工作都具有一定的随意性。从而让用人家庭感觉到不专业,也无法具体的衡量一个“保姆”的实际工作量和工作的完成度。


  • 安全性差距


无论是“广州毒保姆”还是“杭州纵火保姆”,我们都看到了经济利益的影子。国内对保姆和雇主的经济区域是完全的空白,对雇主没有限制,对保姆也没有保护。

(来源:香港政府网站)


而香港通过立法的方式严格的保护了“菲佣”的经济利益,除了在薪资方面的规定,更对雇主的家庭消费水平进行了严格限定。其次,中介机构也往往严格规定菲佣是否可以向雇主借钱,能借多少钱,并设有惩罚机制。这从雇主和佣工双方面都尽最大的可能避免了经济纠纷。


  • 价格差距


据数据显示,2016年底深圳的家政服务市场价格普遍在4000—8000之间。而文章开头提到的引入菲佣的工资水平为100,000菲律宾比索,也就是接近1万3千人民币每月。这个数目对大多数家庭来说还是偏高的。这里不得不羡慕一下香港同胞,香港政府对菲佣的最低工资区别于香港劳动法,做出了特别的明确规定,既4310港币,折合人民3600元。这个数字虽然远低于香港人的工资水平,但是却是整个东南亚最高的。因此菲佣对香港的就业机会一直是趋之若鹜。


假如中国引入的“菲佣”定价为13000元人民币/每月,相信中国市场对菲律宾的劳动力来说绝对是第一具有吸引力的市场。



非职业化下的非标准化


以上菲佣与国内家政人员的对比其实可以揭露出现在我国家政市场的一个核心问题:家政行业的非职业化。


家政人员方面,受限制于传统观念,家政服务被戴上了“仆人”“丫头”“奴仆”的有色眼镜,相信大多数保姆都有自己原有的一份职业,往往迫于生计才投身家政服务。因此大多数保姆都没有把“家政服务”当做一份职业。就像当年大多数南下深圳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多抱着“赚几年前就回家盖房子”的想法。因此就更不谈对工作的精耕细作。


而菲律宾将“菲佣”建立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也使只成为了一张国家名片。在菲律宾,他们是国家英雄,每年菲佣归国探亲的高峰期,国民在机场用红地毯欢迎她们的归来,总统亲自接见其代表,机场也专门设立了菲佣的专用通道。对菲佣来说,这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职业。


家政市场规范方面,国内对于家政行业的立法和监管都是缺失的。绝大多部分保姆没有社保,没有医保,更不谈五险一金。说白了他们就是我们家里的黑工。因此更不用谈限制。


其次,由于没有统一的监管,带来的就是职业技能水平的缺失。更没有什么标准化的服务质量评定体系。因此对于雇主来说,请到好的阿姨完全看命。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家庭换了十多个保姆才找到顺心的。



职业化菲佣倒逼市场进步


虽然已经有不在少数的“菲佣”参与了中国家政市场,但无论绝对数量还是比例都无法对国内家政行业产生影响。如果中国政府正式对菲佣开放家政服务市场,大概率会对国内现阶段非职业化的家政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但有竞争才有活力,就像中国的汽车行业,关税的降低与外资车企的引入并没有摧毁中国的汽车产业。相反,在外来品牌的督促下,涌现出了一系列优秀的自主品牌,甚至不乏对外出口。


万一的万一,大陆正式开放菲律宾家庭佣工,那一定会是国内家政市场的一声春雷。


九九归一  道法自然  

深圳久久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2014年由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授予第一批私募基金牌照(编号P1002482)的投资机构。是在新三板指数基金投资领域具有优先布局和稳健业绩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是专注于投资新三板 “金融PE机构” 的特色私募基金管理公司 ,也是深圳市新三板投融资服务协会会长单位。


联系电话:(0755)   23610521

金融投资部:侯佳楠  23610521-803

指数投资部:郭子凡  23610521-816

创新业务部:李文娴  23610521-823

客户服务部:李维亚  23610521-806



阅读其他文章:

10亿投资企业IPO过会,中科招商股价何时起飞

老佛爷,咱们请洋人帮咱修铁路吧

白领理财看过来

人有知,鬼有觉,献给祖先的消费升级

清晨的鸟、傍晚的暮色、小镇的诗

每个创业者都应该知道的创业投资公司——Y Combinator

新三板倒计时最后1天,九成创新层企业实现盈利

投资生涯比你的年龄还长——65年投资智慧结晶(二)

投资生涯比你的年龄还长——65年投资智慧结晶(一)



首页 - 新三板黄金眼 的更多文章: